當前位置:

思念兒時的老屋

來源:紅網新寧站 作者:通訊員 陳貴清 編輯:蔣博 2021-12-30 15:07:36
時刻新聞
—分享—

古人云:人到老年,喜懷舊。也許真的老了,盡管我住在鱗次櫛比的電梯高樓,總感覺沒有家的感覺,常常想起兒時的老屋。

閑來無事時,對過去的事情,喜歡深思,也喜歡追憶,懷舊是一種來自年老的唯美,更喜歡去琢磨和探討,即使歲月告訴我,流逝的往昔,故事遙遠,可無法擱淺我對兒時記憶中的懷舊和追念。習慣了在一個人的時候,思念一切記憶中走過的東西和事物,一件物體,一份情懷......

當我跋涉在歲月的長河里,經歷繁華,走過滄桑,無數往事已經模糊,唯獨深記的是大山里的那棟老屋,那是一棟在風雨中傲立的小木屋。它的樣子,多年在記憶中不曾褪去,烙印在腦海的是,成長中經歷的點點滴滴。思念來臨的時候,是那么的強烈,是那間老屋,占據了腦海里的所有記憶。

人生中浮華的東西,往往掩蓋了記憶中的懷舊,如同一件時隔多年的往事,在不經意之間突然想起時,已經在歲月的流逝中,褪去了繁華的色彩斑駁,已尋不回最初的模樣。而恒古不變的老屋,只是記憶中的點點滴滴,注入在回憶的腦海,卻從未老去,至今猶新。

聽爺爺說,我家也曾經有兩棟木屋,一舊一新。新的還沒有完全裝修好,在我三歲多那年,就被一場無情的大火化為灰燼。幸虧隊上一親戚把我從火中救出,才撿回一條小命。

兒時記憶中的老屋,曾經是一座雙合牛欄,中間是一條走廊,一邊是兩間牛欄和豬圈,一邊兩間被隔開做出兩間房屋,我們爺爺奶奶父親母親我和妹妹就擠在這兩間牛欄里,窮困潦倒,生活極其艱難,不到一年光景,奶奶病逝,媽媽帶著妹妹改嫁......后來,爺爺含辛茹苦,又修建了一座小木屋,四排三間,中間堂屋,一邊一間,四柱四掛小步水那種木屋。我童年的時光,就與這座小木屋交織成一道無法斬斷的情網,年少不知愁滋味,相連的碎片,記住的都是兒時的活潑弄影,歡樂過和憂傷過的碎碎思念。

兒時美好的事情,就是放學回家,蹦蹦跳跳邁進老屋的門檻之后,聞見爺爺早已為自己做好的飯菜香,晨起的陽光照進老屋的木窗,疾馳的趕往學校的樣子,月夜里,被月光覆蓋的老屋,我坐在門檻上與爺爺一起數星星聽爺爺講童話故事和寓言。

如今,老屋雖然已經被父親賣了,但是老屋的樣子依然歷歷在目,光影斑駁中,呈現著被時光洗禮的半邊杉木皮半邊青磚,搖搖欲墜,顯得如此疲乏,像一位風雨中的老人,那脫落的杉木皮和瓦片,承受了多少歲月的無情和洗禮,總是給予人,一種卑微而不堪的心靈錯覺,兒時的老屋……

老屋,沒有城市高樓的雄偉和高大,也沒有金碧輝煌的莊嚴,彩繪奪目,一種古樸的風韻,醞釀著兒時歲月那杯苦酒的澀澀濃濃。在扶風淋雨的籠罩里,展現著一種熟知,當靠近時,涌動心情中摩挲的柔情依依,像極了一種離別的不舍。當清風拂起,飄飄搖搖的風雅,給人一種寓意凝然的感覺,充斥著內心凄涼與清幽。

我對老屋熟悉的,是難以敘述的情感獨白。老屋寫照著記憶里的畫片,刻畫了爺爺和父親多年來,穿越在風雨中為家打拼的艱辛一幕幕,在崎嶇的山路上,他們的堅強和剛毅,從未被困難擊敗的執著,成為我生命里最真實的參照,在縹緲的風雨中,指引我人生的正確道路和生命真諦。

老屋是一種精神的信仰,是歲月變遷,光影流動的,時光斑駁的寫照。它如同一個時光的寶盒,里面裝滿過我童年時的天真無邪,成長路上的歡顏笑語,青春里的磕磕碰碰,跌倒過爬起來的無奈,童年走過的無數快樂和懵懂。老屋是我人生歲月蒼老中的一本經書,誦讀了我五十多年來的脆弱和堅強。

兒時的老屋,在它滄桑的容顏背后,為我點亮了人生之燈的光芒,照耀我一路前行,風雨兼程,不畏困難所懼怕的頑強??v使它真的不在了,而這盞燈,一直照耀我前行,長明不滅。

老屋是我心的歸宿,是多年來,漂泊在外,心中最溫馨港灣,只要想起它,我才意識的,那便是真正的家,回到老家才是我溫暖的家。老屋是年華里的明亮的鏡子,照亮著一家祖孫三代,它浮現爺爺父親多年來,勤儉持家的一點一滴,播放著爺爺父親為了柴米油鹽犯愁的皺顏,拉扯我在風雨中奔跑的寒酸,為我在風雨縹緲中,撐起大傘遮風擋雨的樣子。

老屋不在了,但是我還看見那被歲月奪走的年輕,它不再是兒時撐傘時的容貌了,滿手形如枯槁的老繭,讓人不得不感到,歲月??!你為何這般無情……

此時,已是冬至時分,夜風將至之際,隨著一股隨風而來的涼冷,我翻看老屋的照片,感受著老屋被光陰蹉跎的肅穆和靜謐,老屋依舊安詳地睡著,它怕被繁華驚醒,它不習慣川流不息的噪音,老屋喜歡做安靜的夢,不被打擾,不被浮華驚醒。

老屋沒有城市的喧囂,沒有繁華的吵鬧。它好像早已習慣了,在歲月的風煙中,靜靜地熟睡。聽黎明響起的汽笛,聽鳥兒在樹枝歡悅的唧叫,看勤勞的父老鄉親,一個個晨起,下地耕耘的樣子。它從不羨慕浮華的鬧市熙攘,在陽光明媚的照射下,巍峨的匍匐著身軀,更顯得無比清幽而寧靜。

老屋是爺爺和父親用心血,鑄造在歲月里的形象,它的一窗一欞,有著爺爺和父親奇苦無比的杰作,那些老舊的椽子和梁木都是爺爺幾經周折,從山底搬上來的辛苦。一磚一木一瓦一草,更是爺爺和父親在蒼老中豎起的一座豐碑,藏著爺爺和父親的憨厚和耿直,老屋是歲月的形象,更是爺爺和父親的形象。

兒時的老屋是生命里的一首歌,它唱給歲月的,是堅強,猶如樹立在風雨中不倒翁,不管狂風暴雨侵襲而卷打,它依舊不會動搖。不屈不饒的樣子,教會我堅強,教會我,沒有過不去的風風雨雨,沒有走不完的坎坷崎嶇,教會我堅韌不拔,教會我為人處事,光明磊落。

兒時的老屋,它容納了光陰里的一切故事,貯滿了我對故鄉的情懷。珍藏著我對兒時的美好回憶,它蘊含著生命堅強的意義,訴說著年華蒼老的傷感,它品味著人生這杯苦酒的濃烈酸澀。


來源:紅網新寧站

作者:通訊員 陳貴清

編輯:蔣博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jinshayule888.com/content/2021/12/30/10694242.html

閱讀下一篇

返回新寧新聞網首頁
国产另类性爱av_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av′_国产三级精品无码区_久久久无码视频